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法律 / 正文

移民美梦变噩梦:痛失子女监护权

虽然大多数移民家庭都有着强烈的家庭观念,但他们的某些子女教育方式却令他们在加国不尽完善的儿童保护系统面前成为受害者。在未经法庭审理的情况下,儿童保护协会就通过简易判决听证会剥夺了一对移民夫妇对其四名子女的监护权。在这对夫妇为夺回子女监护权的艰辛战役中,其生活陷入困境。
Most immigrant families are strongly bonded but some of their parenting skills may make them vulnerable to the flawed practices in the Canadian child protection systems. Without a court trial, a CAS judgement hearing has deprived the couple’s access to their four children.  Their lives have been turned upside down as they face an uphill battle to get their children back.
(大中报泊然报道)在今年7月的一天,位于大学路(University Ave.)393号的多伦多家事法庭外的等候室里坐得满满登登。尤为引人注目的是,在场的许多人都是黑人,他们都是前来支持一对喀麦隆移民夫妇夺回子女的监护权。


移民美梦变噩梦
这对名叫艾丽丝(Alice,化名)和金(Jean,化名)的移民夫妇都是年届40的年轻专业人士,他们移民加拿大的目的和其他许多移民家庭一样,那就是为四个子女寻求更好的教育和工作机会。
但是在移民加拿大三年后,他们的梦想却变成了一场噩梦。在2011年秋天,艾丽丝和金的四个孩子被儿童保护协会(CAS)带走,他们则被逮捕并被控殴打他们13岁的大儿子和10岁的大女儿。虽然艾丽丝和金的刑事指控在三年后被撤销,但他们仍然没有办法和自己的孩子生活在一起。
目前,艾丽丝和金夫妇无权探视自己的孩子。但他们知道大儿子和寄养家庭里的一个妹妹发生了性关系,而他们住在集体之家的大女儿,则因为出现自杀念头而不得不服用抗抑郁药。
艾丽丝称,原本很健康的孩子突然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让她和丈夫痛心不已。
夫妇痛失监护权
艾丽丝和金是在2008年抵埠加拿大,在此之前他们曾在德国、法国和美国工作。他们的两个大孩子在和父母团聚之前,曾在喀麦隆和祖父母生活了四年时间。
据艾丽丝称,他们的大儿子从10岁开始就在学校里受到欺凌,为此他们夫妇经常和老师及校长发生冲突,要求他们采取更多措施保护自己的孩子。但是有一天,孩子却告诉老师父亲曾用鞋子抽打他。

艾丽丝和金对此矢口否认,但他们自认是严厉的家长,有时候会大声教育自己的孩子,而在不熟悉喀麦隆文化的人听来他们的语气可能很咄咄逼人。金同时也承认,在儿子犯错时曾让他跪在一个角落里反省。随后,多伦多天主教儿童保护协会在2011年3月带走了艾丽丝和金的四个孩子,但在两个月后又让他们回到了父母身边。
在此之前,艾丽丝和金从未想过一个机构可以带走他们的孩子。此后他们同意参加亲子课程,但同时仍坚持自己的家长权利,儿童保护协会因此屡次将艾丽丝和金的行为视为不合作。
据艾丽丝称,在2011年11月,她和丈夫发现10岁的女儿开始出现偷窃行为并因此陷入麻烦,于是他们告诉女儿,如果她不改正就将她送回喀麦隆和祖父母一起生活。但他们的女儿却因此离家出走,并告诉儿童保护协会她多次遭到父母的殴打,但艾丽丝和金对这一指控予以否认。
可紧接着,儿童保护协会就通过一个简易判决听证会剥夺了艾丽丝和金对子女的监护权。但简易判决听证会的步骤富有争议,因为其放弃了审讯,同时也未有传唤证人作证或进行交叉盘问。
艾丽丝和金的代表律师艾萨克-雷诺兹(Cherry Isaacs-Reynolds)称,他们夫妇二人当时基本处于无能为力的状态,因为他们不能找任何证人前来作证,也不能做其他努力。
儿童保护协会在作简易判决时强调了对艾丽丝和金的刑事指控,并总结称孩子们呆在自己家中并不安全。但在数月后,相关的刑事指控就被撤销。
引发监护权争夺战
在今年7月,艾丽丝和金在家事法庭提起诉讼,而这也是他们夺回子女监护权的最后机会。在开庭当天,来自加拿大非裔社区的支持者纷纷赶到法院为这对夫妇打气加油,艾丽丝的母亲也专程从喀麦隆赶到多伦多听审。
但是在法庭外的等候区里,致力于为儿童争取权利的安省儿童律师办公室(Office of the Children’s Lawyer)的一名律师曾轻率地和另一名律师谈起这起案件,他用很大的声音称,涉案的家长“恐吓”孩子,并且他们的很多麻烦都是源于他们不合作的态度,而他们只需说一句“是我们反应过度,我们很抱歉”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但艾丽丝和金称,他们决不会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因为他们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持完整和睦的家庭。艾丽丝同时表示,她离不开自己的孩子,她将为此战斗,竭尽所能通过法律途径夺回自己的孩子。
艾丽丝和金的代表律师艾萨克-雷诺兹称,他的当事人将面临一场极其艰难的监护权争夺战,他同时补充道,在子女已经和父母分开如此之久的情况下,法庭不太可能彻底改变孩子的生活方式。
本文发布于: 2014-12-30 10:27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移民美梦变噩梦:痛失子女监护权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